当前位置: 主页 > 小鱼玄机2站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才女诗人------鱼玄机

时间:2017-08-13 11:15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对于鱼玄机所知之人或许不多,然对于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之句则是很多人耳熟能详的了。

  关于鱼玄机,《唐才子传》记有:玄机,长安人,女也。性聪慧,好读书,尤工韵调,情致繁缛。咸通中及笄,为李亿补阙侍宠。夫人妒,不能容,亿遣隶咸宜观披戴。有怨李诗云: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。与李郢端公同巷,居止接近,诗筒往反。复与温庭筠交游,有相寄篇什。尝登崇真观南楼,睹新进士题名,赋诗曰:云峰满目放春情,历历银钩指。自恨罗衣掩诗句,举头空羡榜中名。观其志意激切,使为一男子,必有用之才,作者颇赏怜之。时京师诸宫宇女郎,皆清俊济楚,簪星

  曳月,惟以吟咏自遣,玄机杰出,多见酬酢云。有诗集一卷,今传。

  关于鱼玄机的文章不好写,因其非官宦显要,正史官文终不能留下片纸只字,其生平只存留于《三水小牍》、《北梦琐言》、《唐才子传》之断章短句中。及至二十世纪,鱼玄机竟引起许多学者关注,对其进行专门研究。大唐盛世,诗才辈出,不但须眉称雄,也有不少女诗人脱颖而出,鱼玄机就是其中留传佳作甚多的一位。这位美丽多情的才女,也曾得到多情公子的轻怜蜜爱,谁料沧桑,命运又把她塑造成一个放荡纵情的女,最终为争风吃醋了自己的侍婢,自己也了刑场,空留下无限的叹息。

  鱼玄机,原名幼薇,字慧兰,唐武会昌二年生于长安城郊一位落拓士人之家。鱼父饱读诗书,却一生未成,只好把满腔心血都倾注到独生女儿鱼幼薇身上,对她刻意调教。小幼薇在父亲的栽培下,五岁便能数百首著名诗章,七岁开始学习作诗,十一、二岁时,她的习作就已在长安文人中传诵开来,成为人人称道的诗童。鱼幼薇的才华引起了当时名满京华的大诗人温庭筠的关注,于是在暮春的一个午后,专程慕名寻访鱼幼薇。在平康里附近的一所破旧的小院中找到了鱼家。平康里位于长安的东南角,是当时云集之地,因这时鱼父已经谢世,鱼家母女只能住在这里,靠着给附近青楼娼家作些针线和浆洗的

  活儿来勉强维持生活。就在低矮的鱼家院落中,温庭筠见到了这位女诗童,鱼幼薇虽然还不满十三岁,但生得活泼灵秀,纤眉大眼,肌肤白嫩,俨然一派小美人风韵。温庭筠深感这小姑娘生活的与她的天资是多么不相称,不由得油然而生怜爱之情。

  温庭筠委婉地说明了自己的来意,并请小幼薇即兴赋诗一首,想试探一下她的才情,看是否。小幼薇显得十分落落大方,毫无拘促为难的模样,她请客人入座后,站在一旁,扑闪着大眼睛静待这位久闻大名的大诗人出题。温庭筠想起来时上,正遇柳絮飞舞,拂人面颊之景,于是写下了江边柳三字为题。鱼幼薇以手托腮,略作沉思,一会儿,便在一张花笺上飞快地写下一首诗,双手捧给温庭筠评阅,诗是这样写的:

  温庭筠反复吟读着诗句,觉得不论是遣词用语,平仄音韵,还是意境诗情,都属难得一见的上乘之作。这样的诗瞬间出自一个小姑娘之手,不能不让这位才华卓绝的大诗人叹服。从此,温庭筠经常出人鱼家。为小幼薇指点诗作,似乎成为了她的老师,不仅不收学费,反而不时地帮衬着鱼家,他与幼薇的关系,既象师生,又象父女、朋友。不久之后,温庭筠离开长安,远去了襄阳任刺史徐简的幕僚。秋凉叶落时节,鱼幼薇思念远方的故人,写下一首五言律诗遥寄飞卿:

  飞卿是温庭筠的字,他才情非凡,面貌却奇丑,时人因称之温钟馗。也许是年龄相差县殊,也许是自惭形秽,温庭筠虽然对鱼幼薇十分怜爱,但一直把感情控制在师生或朋友的界限内,不敢再向前跨越上步。而情窦初开的鱼幼薇,早已把一颗春心暗系在老师身上,温庭筠离开后,她第一次借诗句遮掩吐露了她寂寞相思的。不见雁传回音,转眼秋去冬来,梧桐叶落,冬夜萧索,鱼幼薇又写出冬夜寄温飞卿的诗。

  少女的幽怨如泣如诉,心明如镜的温庭筠哪能不解她的心思?倘若他报以柔情万种的诗句,鱼幼薇也许就成了,但他思前想后,仍抱定以前的原则,不敢跨出那神圣的一步。

  后嫁与左补阙李亿,在长安繁花如锦的阳春三月,一乘花轿就把盛妆艳饰的鱼幼薇,迎进了李亿为她在林亭置下的一栋精细别墅中。林亭位于长安城西十余里,依山傍水,这里林木茂密,鸟语花香,是长安富家人喜爱的一个别墅区。在这里,金童玉女似的李亿与鱼幼薇,男欢女爱,度过了一段令醉的美好时光。在江陵,李亿还有一个原配夫人裴氏,见丈夫去京多时仍不来接自己,于是三天两头地来信催促。无可奈何的情况下,李亿只好亲自东下接眷。李亿有妻,鱼幼薇早已知道,接她来京也是情理中事,鱼幼薇通情达理地送别了李郎,并牵肠挂肚地写了一首:[江陵愁望寄子安的诗,诗云:

  裴氏一进林亭别墅的大门,裴氏就怒不可遏地随身侍女,把出来迎接的鱼幼薇按在地上,用藤条了一顿。鱼幼薇不敢、也不敢怨怒,她只希望在夫人出了一口气之后,便能接受她成为一家人,为了和心上人在一起,受点皮肉之苦又算得了什么呢?然而裴氏的怒气井不是一发就消,第二天、第三天仍是闹得鸡飞狗跳,着李亿把鱼幼薇赶出不可。李亿实在拗不过裴氏,只好写下一纸休书,将鱼幼薇扫地出门。两人的婚姻仅仅维持了三个月,五个月的苦苦相思,至此戛然而止。

  其实,深爱着鱼幼薇的李亿又怎忍心弃她不管呢,他表面上与她一刀两断,暗地里却派人在曲江一带找到一处避静的道观——咸宜观,出资予以修茸,又捐出了一笔数目可观的香油钱,然后把鱼幼薇悄悄送进观中,并对鱼幼薇誓道:暂时隐忍一下,必有重逢之日!咸宜观观主是个年迈的道姑,她为鱼幼薇取了玄机的道号,从此鱼幼薇成了鱼玄机。一个风华绝代、才情似锦的姑娘岂甘孤伴青灯做一姑,长夜无眠,鱼玄机在 云房中思念着昔日的丈夫李亿,泪水和墨写下了一首寄子安:

  诗每写成,都无法捎给李郎,鱼玄机只有把诗笺抛入曲江中,任凭幽情随水空流。三年时光默默流走了,李亿因惧裴家的,所以从不曾到咸宜观看望过鱼玄机。这时的咸宜观中,就剩下鱼玄机孤零零的一人。就在这时,她又听长安来客说起,她日夜盼望的李郎,早已携带娇妻出京,远赴扬州任官去了。这一消息对鱼玄机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,她觉得自己被人抛弃,空将一腔情意付之东流。这一连串的打击,使鱼玄机,一改过去洁身自 爱的态度,索性起来,让自己亮丽的才情和美貌,不至随青烟而消散。于是,在冷冷清清的咸宜观中,她深夜秉烛,写下了一首后来传诵千古的赠邻女诗:

  这首诗不啻就是她人生的分水岭,温庭筠走了,李亿走了,所有的男人都是林花谢春红,太匆匆。她这一生,似乎注定是留得住男人赏春,留不住他们为春停伫。从一开始就是悲剧。悲剧,无论怎么也翻覆不出手心的,是宿命的棋子。人生是早限定的戏。长长来。命有玄机。在此之前,她是一个秀外慧中,痴情万缕的贤淑才女;从此后,她看破了真情,只为纵情极欲,变成了一个放荡冶艳的女人。

  咸宜观中,鱼玄机陪客人品茶论道,煮酒谈心;兴致所至,游山玩水,好不开心;遇有英俊可意者,就留宿观中,男女偷欢。从她的一首道怀诗,就颇能体现出她此时的生活景况:

  鱼玄机正值二十出头,既有少女的妩媚,又有成熟女性的风韵,再加上她的才华和风情,不知使多少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后因与侍婢绿翘争风吃醋,失手出人命,被处以斩刑,死时26岁。

  断头台上,断头的那一霎,她又看见他----温飞卿。一场烟花寂灭了。观众一哄而散,最终,肯为她落泪的,还是他。原来不是桃花随水水无情。早知如此,最初相逢时,就吟——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。不知躲不躲得开,命运的安排。

相关推荐